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传播推动下,发起儿童性教育“觉醒”之战

水也有灵魂 2019-7-9 06:3267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0个 原作者: 璐姐

摘要 :儿童性教育觉醒,靠“自觉"?,传播的力量,比你想象的更大!

文章首发于「CM公益传播」公众号

首发日期:2019年7月4


刚过完的六月,因为有了六一的加持,主题是“甜”。

 

游乐场里的旋转木马,奶油蛋糕上的巧克力屑,小丑指尖跳跃的彩球,为孩子们编织童年的形状。

 

快乐,应该是童年的主旋律,但是也可能会被一些糟糕的插曲打断——比如儿童性侵事件。虽然,儿童性侵事件并不普遍,但却在我们周遭蛰伏,一旦逮到机会,它们的“獠牙”便张牙舞爪地显现,不免让人担心,“我的孩子会不会遇上坏人”?

 

会不会遇上坏人,看概率;遇到坏人能不能化险为夷,靠教育。

 

儿童性教育,是每个孩子的必修课。它或许无法降低孩子遇到坏人的概率,但却能成为铠甲,保护孩子避免可能发生的创伤,或者把创伤影响降至最低。


那么,这件铠甲,目前的“制作”处于什么水平?

 

 

 

国内儿童性教育觉醒的里程碑式事件,始于2013年的一起案件——那一年的5月,海南万宁后郎小学6名就读6年级的小学女生集体失踪;经调查,原来该6名小学女生被万宁市第二小学校长陈在鹏及万宁市一政府单位职员冯小松带走开房。

 

这篇报道,把性侵儿童这个敏感话题公开化。一时间,同类丑闻争先出现在各大报纸和网站,令人发指的罪行引发了网友愤怒的井喷,舆论的推动也将大家的关注点放置在老一辈“难以启齿”的话题上——儿童性教育,该怎么做?

 

几乎是同时,尚在就读大学的胡佳威和几位同学,参与了当地计生协的青少年防性侵教育项目,进入了儿童性教育的领域。这次经历,也为胡佳威毕业后的工作指定了方向——和几位志同道合的合伙人创立了“保护豆豆”儿童性教育平台。

 

媒体关注,引导大众对儿童性侵案件的关注上涨,报道内容直接影响社会舆论和群众的判断,而这些大都是对儿童性教育正向推动。

 

201361日,因为万宁事件,百名女记者发起了“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7月,项目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20183月,“女童保护”团队宣布成立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非公募),公开募捐继续与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合作。

 

 

 

 

女童保护基金会管委会委员、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徐豪分析,“我曾看过一篇论文研究,关于儿童性侵的关键词检索从2013年开始呈爆发式增长,反映了这个社会矛盾已被广泛关注”。

 

根据“女童保护”近几年的统计数据,媒体披露的儿童性侵害的案例囊括了各种形式,整体上呈高发态势:2013年媒体报道的儿童被性侵的案件是125起,2014年是503起,2015年是340起,2016年是433起,2017年是378起,2018年是317起,这些案例加起来2000多起,每个案例可能包含不同数量受到侵害的孩子,最多的有100多个。这些数字,客观上反映了儿童性侵形势的严峻,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众意识在提高——因为媒体捕捉的报道是以社会关注度为导向的。

 

官方也释放出了特别的信号,将把青春期教育作为一项全国性的项目进行推动,而儿童性教育为其中一个重要部分。刚刚过去的613日,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主办,中诚公益创投发展促进中心承办的“春蕾计划”青春期教育项目在北京启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是国字头基金会,代表着政府试水的意愿。

 

根据披露,“春蕾计划”青春期教育项目的推出,以城乡10-14岁青春期儿童少年(尤其是女童)为主要受益目标群体,旨在通过“线上推广+线下落地”的方式打造系统、专业、科学的青春期教育内容,探索符合中国特色青春期教育模式,形成学校、家庭、社会相结合的青春期教育社会协同体系。

 

 

▵图片来源网络“春蕾计划”青春期教育项目启动


 

胡佳威和他的团队,一开始做的是入校宣传。“不记得被拒绝了多少次。”胡佳威回忆中,某次和一所小学校长谈合作时,就被以“我们的孩子还小,没有必要做性教育”为由拒绝。

 

2016年以后,情况有所改观,开始有学校、老师、家长主动找上门。“可能是因为这两三年,媒体除了报道儿童性侵案件外,还开始引导大家关注性教育缺失出现的问题。”胡佳威总结。

 

当然,问题还是存在。

 

八零后、九零后想必对这样的场景不会陌生——小学高年级的“健康教育”课程,仅有的几节关于性教育的课程,被老师几句话搪塞而过,或者干脆跳开不上;对性的认识,都靠“道听途说”或者自学,在一知半解的阶段还“迷信”接吻、牵手会导致怀孕。

 

现在的孩子比以前的孩子机灵,是因为他们所接触的信息量多了。但是,大多数儿童性教育课程,却仍跟十几、二十年前有异曲同工之妙,处于“缺位”状态。

 

“保护豆豆”的根据地在江苏无锡,江苏又是国内经济、教育均处领先地位的省份。然而在儿童性教育上,还是有点“力不从心”。能开展性教育的学校,都源于领导的重视;如果领导不重视,那么性教育就还停留在以往的水平,有课程存在,但也只是泛泛而谈。

 

没能纳入课程体系这个“硬标准”,儿童性教育的处境很尴尬。直到今天,“保护豆豆”仍会收到一些批评性的留言,理由是他们“带坏孩子”。

 

再者,就儿童性教育商业化运行来说,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条件不佳。在江苏,类似“保护豆豆”这样的机构,几乎没有,放眼全国也是少数。这也就导致了行业生存的困难——性教育商业化零基础,只能靠这些平台、机构自行探索。

 

大众观念的转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一场持久的战役。打赢这场战役的关键,或许就在“善用媒体舆论引导”上。

 

徐豪表示,徐豪表示,“女童保护”因为媒体资源方面的优势,连续多年参与推动儿童保护的相关政策推动,例如参与推动了取消嫖宿幼女罪、并入强奸罪从重处罚,“我们的优势是在媒体调动、公共议题设置上。每年全国两会召开前的32日,都组织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业界专家召开座谈会,基于调研设置儿童防性侵相关的议题,推动社会公共话题讨论,联合代表、委员提交相关建议、提案,目前已经参与有效推动了多项制度”。

 

我们能从中得到一点启发——全面胜利或许不容易在短时间内实现,但抓住主要矛盾,利用舆论逐个击破,取得单场“游击战”的胜利,或许没那么难。

 

 

“全国法院在20132016年审理结案的猥亵儿童案件共计10782起,平均每天有7起儿童被猥亵的案件,因为它的隐案率非常高,进入司法程序很难,有可能只是1/7。”徐豪说,对于儿童防性侵教育的知识普及,一直以来都是“女童保护”工作的重点。

 

虽然困难重重,但是他们仍愿相信自己就是那一簇“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过去的假期,王云很少有属于自己的娱乐时间;大多数时候,她都是跟着两位资深心理咨询师走入杭州各大区县,为孩子们开设儿童防性侵讲座。王云是女童保护基金培训的项目志愿者——截至今年3月底,“女童保护”已经在全国30个省份相继开课,课程覆盖283万儿童、51万家长,主培训了数万名志愿者,包括面向小学阶段的儿童版和面向家长的家长版课程。

 

徐豪说,加入志愿者团队的人,都在努力地为改变现状付出着。在河南许昌,有一位志愿者讲师叫薛玲,今年56岁。3年前,她得了脑梗,虽然治疗及时,但记忆力严重下降,2016年“女童保护”3周年时她来北京参加培训考试,因为记不住教案,急得抓耳挠腮。没想到,回去之后,她天天背教案,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外孙都听会了,笑话她说:“姥姥,我都记住了,你还没记住!”考核通过以后,她讲课完全停不下来。2年多的时间里,她已经讲了180多堂课,相当于每隔一天多就讲一堂课,从幼儿园大班到小学六年级,从城市到偏远农村,已经惠及了12000名孩子。

 

 

▵志愿者授课,图片来源女童保护

 

除了培训志愿者授课,“女童保护”还通过社交媒体账号,针对社会热点发生做意识引导,呼吁关注儿童性侵事件。此外,连续6年召开“女童保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同时发布年度性侵儿童案件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

 

 

▵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图片来源女童保护

 

“保护豆豆”开发设计了一套课程,针对不同年龄层次的儿童普及性教育知识。另外,也做一些师资类培训以及家长的科普。

 

 

▵“保护豆豆”团队自主设计的课件,图片来源于保护豆豆

 

“我们尽量把形式做得有趣,但内容必须直白,让孩子把性教育当成一门普通且好玩的知识来学。”胡佳威介绍,“之前我们给青春期的男生女生一块上过乳房发育的课程。是因为有一个班主任和我们反映:男生总会偷偷的弹女生后背内衣的带子。索性我们就带了一个乳房模型和4款内衣以及一个量尺寸的卷尺,一步步教那些孩子们如何测量乳房的上下胸围和罩杯,以及小背心、运动内衣、有钢圈和无钢圈内衣的区别,在什么时候选择什么样的内衣。

 

 

▵“保护豆豆”推出的可以直接给孩子看的性教育动画,图片来源于保护豆豆


“保护豆豆”想传达一个理念——其实性教育真的很简单。孩子好奇,会有很多表现形式;如果只是一味的告诉孩子这不可以、那不可以,解决不了根源问题。结果到最后,很多孩子都是通过一些恶作剧、偷窥和性骚扰的方式来寻找答案——这不仅对孩子的身心成长不利,还可能埋下犯罪的种子。

 

为了让理念能影响更多人,“保护豆豆”开设了线上课程,所有课件均为开源,并且根据类别整理了大量素材,供大家阅读取用。

 

可以看到,除了垂直点对点的线下传播,受众面更广的横向线上传播也成为公益项目“发声”的重要战场。这样的组合搭配,建立了横纵双向的立体传播网。

 

 

 

儿童性教育的前景,还是可以期待的。

 

201810月,最高检向教育部发出检察建议,也被称为“一号检察建议”,是最高检首次向国家部委发出检察建议,核心内容为:建议进一步健全完善预防性侵害的制度机制;加强对校园预防性侵害相关制度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依法严肃处理有关违法违纪人员等。

 

去年12月,教育部印发《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预防性侵害学生工作的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预防性侵害工作,深入开展预防性侵安全教育等工作。

 

“这些信号是利好。以国家层面推动防性侵教育的普及,会对儿童性教育工作的开展做一个很好的铺垫。”徐豪表示,“目前教育部没有统一的防性侵标准教案,也没有统一的师资力量,要做好这项工作,教育部有可能会联动社会各方来做这个事情,可以把社会组织力量、民间公益组织力量引进校园,实现资源联动,形成良好的供需循环”。“女童保护”也将借此机会,继续推动把防性侵教育纳入常态化教学的落实。

 

 

▵走进校园,为孩子们发放防性侵手册@女童保护

 

前不久上线的“春蕾计划”青春期教育项目,就列出了自己的五年计划,分为生理、心理、社会与家庭、儿童保护等四个模块,以主题图书、漫画、专家课程形式进行青春期教育普及,而其中性教育又是涉及多个模块的重要一环。

 

众人拾柴火焰高。媒体呼吁、民间力量助力,自上而下号召,全民参与传播的力量日益凸显。全民意识觉醒后,再假以时日探索,谈性色变,或将不复存在。

 

注:文章封面来源于网络,感谢《"丁丁豆豆"成长故事》系列儿童性教育动画短片

收藏 邀请

已有0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