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不在现场,我们能看到多少真相?

水也有灵魂 2018-5-6 20:161132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0个 原作者: 绛绿来自: CM公益传播

摘要 :摄影是静止的影像,它所呈现的是现实,却也不是现实。

如果你是一名失去孩子的母亲,如果你是一个失去父如果你是一名失去孩子的母亲,如果你是一个失去父母的孩童,那么你要承担的是怎样彻骨而无望的悲伤。如果有如果,那么这些如果会不会让那些身处绝望中的难民,有那么一点微茫的希望?如果是这样美好而又让人绝望。


如果叙利亚的战乱不曾发生,那么一切还是最初温暖美好的模样,一如战前那个天堂般的大马士革。如果有天堂,那一定是大马士革的模样,如果没有战争,大马士革还是天堂。


然而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那些在废墟中挣扎的生命,真切地让人心痛。我们通过影像知晓他们的存在,也在影像中看到更多与他们相同命运的人们。


                                                     

                                                       ▲叙利亚第三大城市霍姆斯(Homs)的街道 (德国摄影师Christian Werner摄)

                                                   

                                                                          装甲驶入城市 (德国摄影师Christian Werner摄)


没在现场的我们,是否只在电影看过这样的画面?或许我们宁愿相信,这样的场景永远只存在于电影或小说,可遗憾的是,这却是实实在在的硝烟战火,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利益倾轧,力量博弈,也不知道有多少惊恐,破坏和生离死别。


今年的普利策新闻奖也将镜头对准那些同样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难民。不论是路透社获得特写摄影奖的罗兴亚难民系列摄影作品,还是Ryan kelly 获得突发新闻摄影奖的作品都让这些远离我们的人们以更直观的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

                                                      

                                ▲2017914日,在孟加拉国Teknaf,一名罗兴亚难民妇女,她40天大的儿子因翻船而死。(来源:路透社)

                                                    

                                ▲2017111日,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附近的 Palong Khali,一群孩子在躲避暴力。(来源:路透社)

                                                      

                               ▲2017924日,罗兴亚难民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的营地争抢援助。(来源:路透社)

                                                   

 2017812日,星期六,美国弗吉尼亚小城夏洛茨维尔发生“白人至上主义”集会,抗议当地政府移除南北战争期间南方联邦军队主将Rerbert Eward Lee将军塑像的提议。期间,Ryan Kelly捕捉到一辆汽车冲进在第四街道上抗议人群的画面。拍摄照片当天,也是他职业新闻摄影生涯的最后一天,之后他改行去一家啤酒厂任职。(来源:《每日进步》 Ryan Kelly


我们看到了,并不代表我们知道所有缘由与细节。影像作品有着与生俱来的局限,哪怕是普利策新闻奖的获奖作品也不例外。摄影是静止的影像,它所呈现的是现实,却也不是现实。摄影师的生活经历,认知方式,个人情感都会对影像作品产生潜在的影响。面对时空流转,我们看到的只是几个静止的画面而已,那么你是否好奇,不在现场的我们离真相多远?媒介传递信息的背后又有怎么样的一套惯用逻辑?


                                                                   【 媒介背后的意识形态


阿特休尔在《权力的媒介》中提到政治上的中立是为了取得商业上的盈利,新闻媒介总是反映资金提供者的利益。我们不能否认路透社的难民系列摄影对于人性的关怀以及对新闻理想的追求,但我们也应该意识到媒介背后的权力与控制


普利策奖是具有世界性影响的新闻奖项,但它也是美国意识形态的产物,必然体现着美国的国家利益。看到罗兴亚难民在逃离过程中所受到的苦难,我在一种无能为力的心痛中突然想起了美国在对待欧洲难民的问题上同样存在着相同的问题,但这些却没有出现在美国媒体的报道中。这其中美国意识形态显然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同时这些关于难民的摄影作品也隐藏着另一种意识形态,它承载了和平地区的人所能理解的意识形态。这些摄影作品被观看者以自身认知方式进行解读,被观看者纳入自己世界的意识形态中。在这个过程里,客观性成为一种潜在的预设,这一预设隐藏了摄影师的存在,而影像画面早已通过摄影师的意识形态体系进行了二次加工。


罗兰巴特把渗透了意识形态的符号文本称为神话,他认为很多在我们看来自然的东西,其实是一种文化建构。比如我们对某个词的理解,出自于特定的建构,让我们以建构者希望的方式理解该词的意义,而我们却认为这是自然而然,无需考虑的事情。


在这个意义上,罗兴亚难民系列报道无疑也是一种神话。对此罗兰巴特提出要解神秘化,反对意识形态对符号文本的自然化。由此,避开意识形态对新闻媒介的影响显然不太现实。但是,我们意识到并不断思考的过程本身其实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解神秘化


                                                                       

                                                                    转喻性新闻


生活永远有很多面,新闻媒介用转喻的方式呈现我们生活的世界。雅格布森说,隐喻和转喻是两种传播意义的基本模式。在他看来,转喻用某物的一个部分或一个因子来代表其整体。


按照雅格布森的说法,转喻是小说,特别是现实主义小说的典型模式。在一部现实主义的警匪连续剧里,剧情的场景就是转喻,每一个场景都代表了整座城市,我们对这座城市的看法就是随着选择的各种转喻而变化的。纽约或伦敦是肮脏、昏暗、腐朽、作奸犯科层出不穷的地方,还是适宜大型商贸活动的繁华场景,均取决于选择什么样的转喻,即信息呈现者选择了为我们呈现哪些场景,而这往往会影响我们对该事物的认知与判断。


我们现在对叙利亚战况与罗兴亚难民的认知,也是在各方媒体转喻基础上的结果。由此,我们看到的罗兴亚难民和叙利亚战争是这个现实世界的一部分,因为通过媒体,我们看到的只是支离破碎的一些场景,远非全部。那么,我们如何能声称看到了真相呢?


但正是这些作品带给我们对苦痛和人性的感知,使得难民被注意到,从而引发我们对于真相的追寻。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才能不断进行思考并表达与传播,从而期待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饥饿中的孩子,被压迫和折磨的人们以及孤独,贫穷和痛苦的整个世界,都是对人类理想生活的嘲讽。难民摄影刺痛我们,让我们知晓这个世界存在的苦难,关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曾看过的伤痛,由此我们才有了更多改变的可能


在公益传播领域默默耕耘的人们,大抵都有着对美好世界的憧憬,却也时常遭受无力感的冲击。或许个人的力量微乎其微,但正因为有了这每一份微小的力量,公益传播才有了前行的更大力量。


荣耀归于无数维护和平的人们,他们是在战场之外的勇猛战士,上下求索,为人们争取无价的安定与自由。每一位致力于公益传播的人也是一名战士。


这个世界,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任何人的死亡都是对我的减少,我们是全人类的一部分,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生而为人,就需要承担使命。幸运的是,我们志在改变,我们正在改变。



参考文献:①《普利策新闻奖揭晓,每一张图片都直击人心》(来源:丹尼尔先生微信公众号IDMRDANIEL777)

②《权力的媒介》阿特休尔

③《语言学基础》雅各布森

④《丧钟为谁而鸣》约翰唐恩

收藏 邀请

已有0条评论

返回顶部